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推荐 » 正文

多情少妇迷恋磕药海王,抵死缠绵后失血身亡:现场太过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9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正是初夏时节,月明星稀,晚风习习,虫声唧唧。F市附近的一座小山包里,两个年轻男女如同连体婴儿一般粘连
剧本杀游戏 https://www.td010.com

正是初夏时节,月明星稀,晚风习习,虫声唧唧。F市附近的一座小山包里,两个年轻男女如同连体婴儿一般粘连在一起,男人气喘吁吁地在女人的身后拼命耸动,女人双手扶着面前的一棵树,两腿发软,几乎要倒下,只能任由身后的男人撞击着自己,嘴里发出毫无意义的“嗯,啊”之声。突然男人感觉有什么东西掉落在自己头上,略停下激烈的动作抬头看去,原来是长头发,一具尸体悬挂在他们两人的头顶上,北风吹得摇摇晃晃,似乎要对着他直扑下来。

男人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瞬间委顿下去。

1.失血的女尸

一对在山中野合的男女发现了一具挂在树上的女尸,立刻向警局报了案,左维桢警官受到局里的安排,负责侦办这起案子,他带队到达现场时,尸体已经从树上取下,技术科的同事正在现场采集信息。

死者为女性,死亡时间大约是一天前,颈部有被扼的痕迹,但死因为颈部大动脉被割断造成的失血过多,最为奇怪的是,死者被人捆住双脚倒吊在树上,因此很快失血而亡,那情景很像杀鸡时,将鸡的倒提起来放血。检验科同事做了细致的检查,在死者的指甲缝里找到了皮肉等组织,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死者怀有两个月左右的身孕,典型的一尸两命。

左维桢听到女死者怀着孕时,禁不住握紧了拳头,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查明真相,不能让这种丧尽天良的罪犯逍遥法外。

法医在女死者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只手机,死者的身份很快被查明,她名叫王艳,今年27岁,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已婚,有一个五岁男孩,老公是某厂里的一个技术员,警局迅速联系了王艳的老公朱涛,当时他正在医院里做检查。朱涛得知妻子被杀的消息表现得很震惊,立刻赶到了警局。

左维桢对朱涛做了问询,根据朱涛的描述,他这两天都没有回家。今天也是在医院做检查。半年前自己不知何时染上了肝炎,一直在治疗,因为不想传染给王艳,所以他常常在厂里的宿舍休息,即便是回家两个人都是分房而睡的,但朱涛并没有告诉王艳自己患病的事情,王艳可能只是觉得自己最近比较忙,对她有些冷淡,他对于王艳为何会被人杀害完全没有头绪。

左维桢沉思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有个事情我得告知你一下,你老婆临死之前已经有身孕了,胎儿大概两个月左右。”

朱涛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什么?我老婆怀孕了?她竟然敢背着我偷男人,我,我,我”

朱涛气得走发抖,“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左维桢劝道:“你冷静点,王艳已经不在了,现在重要的是找到杀害她的凶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也不希望她就这么枉死了,你要是知道任何线索一定要及时反应给我们。”

经过走访调查,街坊邻里都说朱涛为人很老实,就是工作忙,常常加班不在家,王艳长得漂亮,非常受男人的追捧,她长着一张清纯的脸蛋,个头不高,体态丰满,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前胸高高鼓起的两坨,结婚7年了,身材却毫不走样,男人看了无不心动。她老公又因工作很忙不在家的时间多,孩子也上幼儿园了,所以十分寂寞,竟然有了情人,最近好像跟一个叫张成的男人打得火热。

根据王艳手机里的聊天记录,有个男人最近和她关系密切,从聊天记录来看,这个人应该是最后一个接触王艳的人,而那个正是张成。张成被请到警局协助调查,他看起来非常紧张,老老实实地交待了他和王艳的确是情人关系。

2.危险情人

张成今年30岁,已婚,有两个女儿,老婆名叫吴倩在百货商店做营业员,他在一个烧烤店做厨师,没什么钱,长相只能算是中上,但是他为人风趣幽默,言语甜蜜,总能把王艳逗得开心不已。

张成还时不时给王艳买菜送吃的,关怀得无微不至,甚至对她的孩子也很好,让她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爱情滋味。张成还对王艳说,不介意她有孩子,愿意等她离婚,甚至王艳试探性地说自己身体不好,可能不能再生孩子,张成也表示愿意等她,为此她竟说出了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改成他的张姓这种傻话。

左维桢问道:“你打算跟王艳结婚吗?”张成摇头:“哪能呢,我要离婚我老婆非把我杀了不可。我就是随口说说,这些女人都这样,你不说要娶她,她们就觉得你不真心,只有这么哄她们,她们才能安心跟我偷情。”

左维桢又问道:“老实说吧,为什么要杀王艳。”张成吓了一跳,立刻喊冤:“警官,我哪有那个胆子杀人啊,我的罪也就是骗骗女人的身心,我承认我和王艳吵架了,但是绝对没有杀她,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张成交待,王艳最近很苦恼,因为她怀孕了。平时她和张成在一起的时候都做了防范措施,但是有两次张成带着她在附近的山里游玩,兴致来了打起野战,没有防范,还正好赶上她的危险期,就这么中奖了。

但是王艳自从认识了张成,便对老公日益冷淡,几个月来,她和老公都是分房睡的,突然怀孕了,老公肯定会发现她出轨的事情。王艳只好打电话给张成问自己该怎么办?张成的回答是“你看着办,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这让王艳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

张成昨天正在烧烤店里上班,突然收到王艳的消息说想见他,商量一下孩子的事情。听到这里,他立马去开了个房间,顺便找了他的同事老李顶班,老李很好说话,平时有什么事张成都是叫他帮忙顶班,代价只是回来请他吃顿啤酒烤腰子。

打从从王艳怀孕以后,他们俩已经好几天没见了,张成一边走,一边塞了颗壮阳药到嘴里,准备好好发泄一番。把王艳接到一家快捷酒店,还没说几句,张成就开始动手动脚了,但没想到,王艳却完全没有兴趣,只是一味逼问张成什么时候离婚娶她,张成吃了药没法发泄,心里毛躁得厉害,也没心思哄她了,准备霸王硬上弓时,王艳却发飙了,对他又踢又打,怪他骗人,还用手提包的带子拼命勒他的脖子。

张成指着自己的脖子让左维桢看:“你看,现在都还有印子呢。她逼我娶她,我跟她摊牌不可能,之前都是哄哄她的,她就想杀我,和我同归于尽,我不可能等着被她勒死,于是反过来掐她脖子。没掐几下她就没力了,于是我就松手了,那时候她还活着。然后我对她说了几句狠话,就自己走了,当时我憋的厉害,就又约了一个少妇,那天在她家里睡的,不信你可以查监控。”

左维桢让副手沈心去调查了快捷酒店的监控录像,又问询了张成口中所说的那个少妇,张成说的是真话,他离开快捷酒店之后,就直奔这个少妇家里,到第二天早上才离开。

刑警们通过监控查出,王艳在张成离开快捷酒店之后,就独自一人去往她被害的那个小山包,那座山中并没有监控镜头,因此查不到她进入山中又发生了什么。

3.海王之死

张成回到烧烤店,给他替班的老李凑了上来问道:“海王,咋回事啊,咋就进局子了,今天你老婆可来店里闹过,让我给打发了。”“滚开,别来烦我。”张成心情很差,顾不上维持同事感情了,别看老李长得魁梧壮实,但性格特别好,被呛了一句还是乐呵呵地坐在一边,给张成端茶倒水。

烧烤店夜里生意最好,一般都要开到凌晨两,三点才会打烊。张成心情不好,听说老婆闹了,也不敢回家,关门之后闷闷地留在店里,睡在一张临时的行军床上,第二天中午,烧烤店的店门大开,众人发现满地都是血,而张成的尸体被人倒挂在店里的吊扇上,死状凄惨,同样是被人割断了大动脉,失血过多而亡。

案件变成了连环杀人案,警局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因为店员们没有保护现场的意识,烧烤店的现场基本被破坏了,脚印杂乱,到处都是指纹,技术部门的同事完全提取不到有用的线索,老板甚至因为害怕影响生意,还用水龙头把地上的血迹给冲洗了,把左维桢气得够呛。店员们都接受了调查,也被排除了作案的可能。

从张成手机上的信息来看,他的人际关系复杂,私生活非常混乱,他在手机备忘录上专门设置了一个“百人斩”的记录文件,里面记录着各种各样他接触过的女性,类似“05小护士、96少妇、02妹子,小律师,离异属虎少妇...”多数是已婚或离异的少妇,从三围到性格特点,还有床上的特殊癖好全都有详细记录,相册里面还有许多他偷拍的视频,分门别类,看内容有许多都是在和女性在私人影院里,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拍下的。

张成的妻子朱倩也被请到警局协助调查,由左维桢的副手沈心对她进行了问询,沈心问道:“吴倩,根据你们邻居反映,你和你老公张成最近天天吵架闹离婚是吗?”

吴倩冷笑道:“警官,你想了解什么?你们不去找凶手反而来问我?难道你们还怀疑是我杀了我老公不成?”

沈心:“你别激动,我们没那个意思,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你对你老公和其他女性的关系了解多少?”

吴倩哼了一声:“他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前几年有个T市的骚狐狸缠着他被我发现了,他死鸭子嘴硬,说什么事都没有做过。要不是看在两个女儿的份上我早就和他离婚了。”

沈心:“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他出轨了吗?”

吴倩:“你问这个有什么意思,上次吊死了的那个骚狐狸把事搞的这么大,整个F市都知道了吧。你们不该怀疑我,你们应该怀疑那骚狐狸的老公才对。”

再问下去吴倩不是推说不知道,就是让沈心问别人,一副胡搅蛮缠的态度,但昨晚她带着两个女儿在娘家住,很多人都能证明,没有时间作案,更何况她一个女人,要想杀死张成,还要把他倒吊在吊扇上,如果没有共犯难度是很大的。

左维桢又再次找到王艳的丈夫朱涛,可朱涛昨晚因为产品出了点问题,整夜在厂里加班,忙到今天早上才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更加没有作案时间。

刑警队花了大量的警力,经过一个多月的排查,张成手机里记录的所有人都被排除了嫌疑,张成虽然是个大渣男,但他对这些女人都不错,而且全都已经和平分手之后,他才和王艳混在一起,因此这些人并没有杀害他和王艳的动机,调查似乎又走进了死胡同。

4.烧烤店中

左维桢苦苦思索,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王艳为什么一个人去那座山,会不会是事先有人跟她约好了呢?张成被杀,朱涛和吴倩都有不在场证明,那么这个案子还有谁牵扯其中呢?

这时,沈心走进办公室,提供了一个新的信息,赵成和王艳并不是最近才认识的,八年前,他们曾经是一家药厂的同事,为那家药厂做药品代理,负责推销新药,后来,那家药厂的药出了问题倒闭了,原因是那个厂生产了一种新药,没有得到批准便偷偷给患者用药,服药之后,患者会得卟啉病,这是是一种原发或继发性血液病,得了这种病的病人皮肤怕光,在阳光下皮肤会起泡或溃烂,需要定期输血才能维持生命,所以,也有人管这种病叫吸血鬼病。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左维桢灵光一闪地想到,凶手放光了这两个人的血,是不是跟他们曾经推销的新药有关呢?为了给亲人报仇,才会用这种离奇又费事的杀人手段。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左维桢似乎一下子思路开阔了起来。

凶手一定就在王艳和张成身边,对他们的生活轨迹非常熟悉,否则怎么会知道王艳独自一人去山里,以及张成当晚没有回家,而是宿在烧烤店中了呢?在这个案子里,凶手还是个孔武有力的人,并且有起码的医学常识,知道怎么放血,职业可能是屠夫,医生,等等。上次排查的时候,在张成的交际圈里,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侧写。

想到此处,左维桢立刻着副手沈心来到烧烤店里,由于店里发生了恐怖的案件,烧烤店根本没有客人,老板店员们都不在,只有一个叫老李的员工独自留在店里看店。老李见到左维桢他们来到烧烤店,不禁一怔,马上满脸堆笑,招呼大家喝茶。左维桢摇手笑道:“不喝了,今天想请你去局里协助调查。”老李面色一变,突然猛地向店外跑去,沈心几步就追到了老李,上去就是一个别肘压肩,另一只手绕过老李脖子就是一个伪龙爪手,“卡吧”一声,老李的下巴脱臼了。

“停停停,”左维桢忙喊,“你干嘛呢,沈心,快把他下巴弄回去。”

“好嘞,左哥。”“咔嗒”一声,老李的下巴又被安了回去。“你竟然敢在高手的背后搞偷袭,谁给你的勇气!”沈心语气低沉地在老李耳边说道。同时把他的两只手都别了起来。

5.吸血鬼病

老李被带到警局,不久便交待了作案动机和作案经过。原来老李年纪并不是特别老,今年38岁,全名叫李铜,曾经在F市附近的县城里做了多年的杀猪匠。8年前,老李的老婆怀孕,孕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医院给开了一种新特药,说是特别有效,后来老婆果然顺利产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跟老李小时候一模一样,老李喜欢得不得了。

可是孩子慢慢长大之后,就发生了一些问题,儿子身上,脸上总是起水泡,一起一大片,太阳晒过就更厉害。老李和老婆带着儿子看了好多医生,把房子都卖了想要治好儿子的病,可儿子没有好起来,反而日渐严重,最后终于查出这种病叫做卟啉病,得病的人很少,而且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手段能够治愈。不久,才两岁的儿子就夭折了,老李的老婆从此一病不起,很快就去世了,老李也差点跟着去了。

本来他以为这是天灾,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没想到,后来新闻爆出,竟然是因为一家药厂生产了的新药造成的这种病,这种药孕妇吃了没什么问题,但是却会令孕妇肚子里的胎儿换上卟啉病,孩子生下来一两年就会发病死亡,而老李的老婆正是吃了这种药。

药厂已经倒闭了,这些年来,老李漂泊在F市,浑浑噩噩地生活,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有一天,张成无意中向老李吹嘘自己当年和王艳威逼利诱那家医院的院长买他们的药,因为院长之前收过他的贿赂,怕被揭发出来丢了工作,只得把他们推销的没有批文的药买来,偷偷给孕妇试用,后来造成了很多婴儿患上了卟啉病,院长良心过不去,自杀了,而这两个始作俑者反而过得很潇洒。

从此之后,老李决心报复,那天张成带着王艳去开房的时候,老李听到张成打电话订房,他准备好了绳子和刀,准备当天晚上去杀了他们两人,但他还没到酒店,就看见张成气冲冲地走了,王艳一个人向酒店外走,老李便跟着王艳上了山,看见王艳一个人站在树下哭,好像是要自杀,便用杀猪放血的方法杀掉了王艳,

第二天晚上,张成住在烧烤店里,老李灌醉了张成,又用同样的方法杀掉了张成,因为他对烧烤店周围环境极其熟悉,避过了所有的摄像头,而且他又是独居,根本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他再回烧烤店,杀掉了张成。第二天,他故意带着大家破坏了现场。

老李最终被抓捕归案,但左维桢和刑警们的心中却没有半点抓捕罪犯的愉悦,希望未来类似老李的悲剧能够避免。

【本文系作者原创,侵权必究。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