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推荐 » 正文

“你就是403号,注意安全。”这盏24小时的明灯照亮了他们的夜归路 | 魔都战疫口述实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9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经过这次疫情,最值得高兴的是,我收获了许多共患难的好朋友。口述|霍胜云记者|应琛我来上海22年了,这还是
沉浸式剧本杀 https://www.td010.com

经过这次疫情,最值得高兴的是,我收获了许多共患难的好朋友。

口述|霍胜云

记者|应琛

我来上海22年了,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4月的上海街头,如此空荡荡。

我是长宁区福泉路403号一家便利店的店长。从4月1日浦西全域封控后,我的店是周边四公里内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便利店。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4月20日左右,周围的便利店开始陆续恢复营业。这两天,我总算是能睡得踏实一点了,但其实也就只有0点30分到4点30分的这4个小时而已。

1居民的“定心丸”

我们这家店地处福泉路居民区,从开业至今已经九年多了,我一直都在这里。后来,我带了一个小妹英子,她跟了我三年,我俩配合也很默契。不论是周边的居民,还是商铺,平日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除了福泉路店,我还有三家店。

3月上海这轮疫情暴发后,我和老公,还有我弟妹小芳,就没有回过昆山的家,而是和我水城路店的两个员工一起挤在福泉路店旁边的小区里。这里本来是我给员工租的宿舍。

3月16日,小区查出有阳性,我们被关了五天。这期间,店里全靠英子一个人扛着。放出来的那天,我第一时间赶到店里,让她回家休息。而我自己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害怕不知何时又被封控。

没想到,英子立即表示,她也不回家了,回去了万一她家小区也封了。我很感动,也劝不住,就让她到我宿舍,至少要先洗个澡,睡个安稳觉。

当天,英子只休息了半天,下午就回店里帮忙了。她还说,“姐你放心,我把被子都拿过来了,你不走我也不走”。

除了我和英子,我老公和小芳也决定留在店里。毕竟有四个人在,第一能保证安全,第二也能保证店铺正常运转。

霍胜云(中)和两个妹妹

3月27号晚上,上海发布通知说(浦东)第二天封控,浦西从4月1日起封控。附近的居民一下子跑来采购。牛奶、泡面、饼干,还有冰淇淋、薯片、盐调味品……基本上后面很长一段时间,每天订购量都是完销的,我们也是忙得不停。

当时,我就给公司提了加大订购量的需求,后来公司又想办法增加了一批物资,鲜食这块从一开始就没断过。封控初期盒饭每天进1000多份,饭团三明治1500个,还有一些寿司、粥总数将近3000份,基本上都是卖空的。

有些商品没了,但顾客是在网上下单的,我就要一个个下架商品,再打电话解释,来回要费很多精力和时间,所以除了自己的APP,我只开了一个外卖平台。事实上,能接单的小哥也有限。

我原先就有个福泉路店的微信群,很多邻里都是在群里找我下单。从越来越多小区被封控开始,附近6个小区的居民都有加我微信,他们再推荐给朋友,我的微信好友都加满了。

虽然我们便利店品牌是保供企业,但从4月1日开始,我的其他三家店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都被要求停止营业,只有周边疫情还可以的福泉路店可以继续营业。

我就在店铺群里跟大家说,每个小区找一个人当团长,然后各小区建一个群,把我拉进去,看看需要什么。如果我店里没有了,我也能第一时间回复他们。

有时候居民的外卖没人接单,就只好让他们自己找志愿者或者跑腿小哥。

霍胜云在盘货

在3月底浦西还没完全封控的那几天,我们其实也不能到处乱跑。但这些年在这里开店,平时的生意全靠大家关照。和附近小区的好多人也都很熟悉了。如果很近,再加上是特别急的单子,我还是会想办法第一时间给他送过去。

有一次,住在旁边450弄的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她女儿给我打电话,说老人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然后自己出不来,老人又不会团购,问我能不能帮帮忙,给老人送点吃的过去。我立马做好防护措施,拎了饭团、盒饭,给老人送了过去,钱也没收。

平时我们店的客单量也就三四百,赶上节假日能有五六百。但浦西封控后,我们每天都能有七八百单,有一部分还是团购单。店里的座机和我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几乎是机不离手,有时充着电还在打电话。

一般晚上9点之后,我就开始拿起手机翻看微信群里顾客的留言,再一一回复。好不容易忙完了,一看已经快凌晨1点了。那几天,因为车辆调配等原因,到货的时间常常是凌晨2点多,平时一般都在清晨四五点。我刚眯了一会儿,就要起来接货。

那几天,运货的师傅也都是睡在车上

接完货后,我正准备再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这种凌晨三四点的电话,多半是年轻人打的。他们被关在家里,作息全都是乱的,就不分时间地给你打电话。

也很好笑,这些年轻人好像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了,跟我说要鸡翅、要冷面,反正五花八门的全都点上了。

我就告诉他们,店里有哪些吃的,但这个点小哥也回家休息了,肯定也没办法给他们送去,就问他们能不能等,说“先让我睡一会儿,6点之后再想办法”。他们一听也会不好意思,说可以等。我就让他们先手机上给我发要什么,等白天空了找个时间给他们安排。

几乎都是外地来打工的小伙子。不像附近居民家里会备一些物资,他们对这个完全没概念的,就觉得反正关起来就关起来,可以在线上买。不送去,他们是真的没有吃的的。

4月初的那几天真的好累。一开始,我提议,4个人要均衡,不能太累。但没一个人独自休息的,我们都是一起干,一起休息。

2一线人员的补给站

划江封控后,凡是没被“关”起来的,一般就是像医护、警察、运输司机、快递跑腿小哥等一线人员。

街道的工作人员怕我们有危险,叫我们控制人流,不要让人员聚集。我们有时会暂时把门关上,先让三四个人进去,等这波人出来了,再让下一波人进去。我们也会催促大家抓紧时间选购。当然,我们四个人也会分工,有人在门口量体温检查核酸报告,有人结账,有人做引导,尽可能减少他们在店里停留的时间。

霍胜云的老公在门口消杀

一线人员不能回家,住在单位或酒店,有的甚至住在路边,是不可能准备很多物资的。

好多人跑了好远的路,看到我们这个店开着,跑过来就说,终于找到吃的了,太好了!尤其是他们换班往往在晚上9点以后,一直到0点前。这时看到黑漆漆的街上,我们店的灯光就显得格外明亮。他们就感觉找到了一个落脚点。

晚上,店里的灯光格外明亮

有一天我在忙,有个人过来要买一些日用品,当时货架都空了,他说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我见他好憔悴,我说你是医护吗?他说对的,马上进舱了,中间不一定出得来。我就拿一打仅有的饭团和水给他,想想又给他抓了一大包,说顺便给同事也带一点。我没让他付钱,他当时要拍照感谢我,我拒绝了。我说你赶快去吧,要注意身体,就这样告别了。

还有一些警察,每天下班很晚经过,他们看上去都好累。过来买咖啡,我说我请你喝,就当我为你服务一次。

一线工作者跟居民的需求不一样,居民要的最多的是盒饭和零食。像警察更需要泡面,他们说带着饭团和盒饭工作不方便,万一饿的话冷掉了还要加热。我就跟公司申请,看能不能调更多泡面过来。

而后期,医护人员需要的是纸巾和卫生巾,还有洗发水、牙刷这些东西。他们会不时地来问有没有,不是一下子要很多。

我侄女是医生,侄子是警察,我对这两个职业就有一种特别的尊敬和亲切感。他们的需求只要能满足,我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

店员小妹在给货架补货

4月1日晚上,有个小哥敲门问我还有没有吃的。因为是第一天,我没有特意留,基本上能吃的都销售完了。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每天都会特意留下10多份盒饭,看看有没有小哥会过来吃。

好多小哥从早上一接单就停不下来了,也顾不上吃饭。直到晚上关掉系统,才会想起来饿,我就想给他们留一点吧,免得他们跑了一天了没饭吃。看到特别饿的,或者有些可怜的,我也会请他们吃盒饭和饭团。

外卖小哥取餐

这些一线人员,好多人都会加我微信。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但会在后面备注警察、医生、小哥等。有什么需要,都让他们微信上告诉我。

3共患难的好朋友

我是第一次在店里住这么久,还好我们这代人也算是吃过苦的,而且4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也挺开心的。

现在我跟两个妹妹住后仓办公室,打地铺。我们在下面铺个纸箱,上面铺两张被。因为晚上店门要关着,但又怕有人敲门听不到,我老公就睡在门口,也是纸箱加被子。睡得其实还好,但就是灯关不了,很亮。

我们休息的时候会聊天,聊我儿子,聊家里的事,聊工作中碰到的一些事情。每个周末和我儿子打电话,或许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了。他今年18岁了,在湖州住校,将来想当武警。他们学校挺严格的,平时都会收掉手机,只有周末的时候还给他们几个小时。他每次拿到手机就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他也看到上海疫情蛮严重的,知道我们一直住在店里会很心疼,会说“你和爸爸站久了都会腰痛,一定要注意防护和休息”,也会时不时问我“要不我回去帮你们吧”。说实话,从今年春节他回学校之后,我就没见过儿子了,非常想他。但他还是住学校更让我们放心一点,我都让他别回来,安心在学校学习。

霍胜云的老公打扫店门口卫生

我觉得,我现在做这些事也挺开心的,能给别人带来帮助。而这些帮助,在不经意间又会给你正向的反馈。

现在附近几个小区的防疫人员跟我都很熟了。他们会给我们送口罩、酒精、手套等等。

有时,看到我和老公在卸货,附近空着的小哥们也会主动过来帮忙。

有一次,一个小姑娘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关在程家桥一间公寓里,饿了两天了,说“姐姐,你快救救我,我真的要晕倒了,这里没人出去买,也叫不到小哥”。我一听,声音确实很虚弱了。但当时跑腿小哥不多,有的小哥也不一定能过去,因为每个区域都有关卡。我们实在走不开,我就找了对面拉面馆的老板帮忙,大家多年街坊都很熟悉了。

最后,我让老板换上我们的工作服。因为这附近的警察哥哥一听我们是福泉路403号的便利店都会给我们放行,“啊,你就是403号,那你去吧,注意安全啊”。

那次,拉面馆老板骑车给小姑娘送了两个盒饭、一个汉堡、一个三明治,还有巧克力。小姑娘要给老板100元钱,老板也没收,我后来就请她喝饮料。

霍胜云(左)和拉面馆老板合影

我们自己的防护一直很到位,口罩4小时要换一次,买单尽可能戴一次性手套,勤洗手。现在是“2+2”的政策,我们也是严格遵守,第一天2次抗原,第二天1次抗原加1次核酸。我们核酸就在附近两个公寓的核酸点做,或者就是到街上的那种流动采样车做。

住在店里,至少不用担心吃的,只是天天吃盒饭、泡面、包子,我们就吃这三样东西,都吃够了。

但洗澡没办法在店里。我们马路对面有个澡堂,老板也被关里边了。前段时间,他没得吃,我就给了他两个饭团。老板说,你们要洗澡过来找我,免费。不过,我们也不能天天去。所以隔个一两天会轮流去他那里洗一次。

顾客发现霍胜云在拍照,对着镜头也露出了微笑

说句实话,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有时我根本就感觉不到病毒的严重性。但经过这次疫情,最值得高兴的是,我收获了许多共患难的好朋友。接下去,我们也会正常地工作,就像我们平常做的一样。

文中照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72家房客,上海小区的团结自治惊到了我|魔都战疫口述实录

我带队“消杀突击队”|魔都战疫口述实录

复工复产离上海还有多远?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